• <input id="igwi6"><li id="igwi6"></li></input><tt id="igwi6"><li id="igwi6"></li></tt>
  • <acronym id="igwi6"></acronym>
  • x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風雨兼程30年】破冰
    作者:王運福 發布時間:2021-11-29 15:32 閱讀次數:83
    分享:

    二十一世紀初,礦山處于市場低迷周期,面對主體盈利能力弱,輔助單位人員多,體制機制轉換動力不強的生存危機,迫切需要精干主體,剝離副業,精簡人員,礦業公司決定從與礦山主業關聯度不大的輔助性單位入手進行徹底的體制機制改革,并成立了改制專門機構,我有幸被抽調參與其中。

    在這之前的二十多年間,礦山雖然也經歷過多次的管理機制改革,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基本還是在礦山內部大框架內進行,改革的單位最終沒有真正脫離母體,還是在一口鍋中吃飯,機制的活力仍然不夠。礦山如同一輛馬車,在市場的泥濘中,負載越來越重,行進艱難,馬車隨時可能有散架的危險,企業生存危機重重。礦業公司管理層意識到,必須沖破體制機制約束,先生存再發展,動真碰硬,壯士斷腕,眼睛向內,激發活力,輕裝上陣。所以此次體制機制改革勢必要徹底,以輔助性單位徹底與礦山脫鉤為突破口,實行民營化改革。

    雖然職工們也知道要進行機制改革,但大多數職工還是沒有當回事,認為只是走過場,還會在礦山這口大鍋中吃飯。當宣布改革以真正實行民營化為目標的消息傳出來后,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幾十年來在國有企業待慣了的職工真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也感覺到此次改革的不同尋常。到底能否改得下去,改得順利,改得徹底,對我們改制機構的人員來說心中也沒多大的底,雖然決心有,但肯定困難重重,畢竟這是礦山改革的一次破冰之舉。

    我們改制機構人員第一次到改制單位進行宣傳動員時,就碰了硬釘子。有的平時即使很熟悉的職工,看到我們來了,態度也急轉直下,大家見面形同陌路,全都板著臉,會場上更是群情激憤,說如果打破他們鐵飯碗,就去上訪鬧事的有;說我們改革就是不干好事的有;甚至極個別的職工辱罵的也有,歸根結底就是一致反對民營化改革,抱著與礦山要活一起活,要倒閉一起倒閉的“視死如歸”之態。第一次改革宣傳動員會被會場的七嘴八舌,嘈雜紛亂,憤懣抱怨所淹沒。礦山管理層也充分認識到打破舊體制,破除慣性思維,勢必有個接受的過程,對礦山來說民營化改革也是在摸著石頭過河。為此我們改制辦在認真逐條梳理了職工的訴求后,根據礦業公司管理層的總體指導意見,制定了先解決改制單位管理層思想問題,再小范圍找班組長談心談話,先解決職工最關心的訴求,再個別針對性做工作的總體工作思路。

    我們先找被改制單位管理團隊談心,把礦業公司能給的政策向他們交底,一次次的苦口婆心,一條條答疑解惑,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的思想通了;緊接著動員他們一遍遍與黨員、班組長骨干談心交流,慢慢地班長骨干們也意識到改制大趨勢是無法扭轉的,礦業公司改制的決心也是不可能改變的,漸漸地大家抱怨少了,心氣也平和了不少;再由班組長和骨干做本班組職工思想工作,一個層級一個層級談心做工作,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穩步推進。每個場次的談心談話,我們都參與其中,既當職工們的“出氣筒”,讓他們有排解抱怨的出口,同時又適時釋疑解惑,終于把大多數職工逐步從最初的完全對立情緒拉回到正常工作節奏上來了,他們不再在憤懣中糾纏了,思想上基本接受了改制的現實。

    在基本統一了大多數職工的思想問題后,礦業公司還承諾對改制的單位扶上馬,還會盡可能送上一程,改制后業務上在完全化市場競爭的同質同價下,可以優先考慮,同時對職工的身份置換金補償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給予上限照顧,這些政策大大化解了職工們的顧慮,大家心中的堅冰慢慢融化了。在多方有利局面形成后,我們趁熱打鐵,破冰前行,清產核資、職工入股、股權結構搭建、職工身份置換金補償、職工大會等等一系列改制實質性工作緊鑼密鼓推進。經過約9個月的努力,改制單位正式更名掛牌,至今這家改制企業仍然發展得有聲有色。

    雖然改制工作一波三折,但當年那些改制單位的職工受國有企業熏陶出的總體素質還是很高的,他們也是理解支持改革的,更是通情達理的,他們為礦山的發展也是做出了貢獻的。銅化的發展也是在一次次的創業中發展的,一次次的變革中壯大的,一次次的創新中活力迸發的。 



    大山里性混乱生活,东北老熟女疯狂作爱视频,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丰满饥渴老熟妇毛茸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